2007年2月28日 星期三

[教學]繼續閱讀懶人加強版

一個不少blog使用者感興趣的「繼續閱讀」功能,在各個使用者的巧思及創意下,有著各式各樣的版本。本次介紹的是「懶人版」,詳細介紹請見《繼續閱讀懶人加強版》。

這個版本是以文章內容的<br>(在blogger中發文章時按下enter就會產生一個<br>標籤,也就是說空一行會有兩個<br>標籤)來決定是否顯示,好處是發文時不必特別再去注意哪裡該下標籤,並且在安裝後,有著幾個顯示模式可供切換。我目前算是在試用階段,不過因為近期對於行距開始有要求,所以在發文時的編寫已改用<p>,這難免讓人以為我都用不適用的產品。

當然不是,主要是之前的百餘篇文章都是用<br>分段,我「懶」得回去一篇一篇改。再說,好東西就介紹給大家囉。

2007年2月25日 星期日

[教學]段落間距

──<p>與<br>的差別

這該說是編輯當久了的壞習慣吧?開始會注意這些「小」事情。

首先<p>本身是帶有邊界(margin),所以在進行css設定時,如果設定到了margin值,就會遇到段落間距跑掉的問題。而邊距(padding)的預設值是0,倒是無關緊要(以我的設定習慣來說),只是在進行排版設定時,還是注意一下為佳。

而討論這個主題的原因是:blogger在進行文章的發表時,按下enter換行時,所使用的符號是<br>,一般的狀況是無所謂,但是遇到特殊情況時,就會出現問題;像《[瞎扯]三隻小豬》這篇文章,為了讓列表看起來整齊,就花了我一些功夫。(可能我對css不熟,導致解法不佳。)

接下來我們就直接從頁面上的差別討論兩者的差異吧:

↓這是使用<p>的情形。

↑這是使用<p>的情形。

↓這是使用<br>的情形。

↑這是使用<br>的情形。

可以看出來使用<br>時的段落間距比較寬。因為這個關係,還是避免兩者混用的情形發生為佳;或者也可以利用這個特性,來達到某種段落區隔的效果。

話說回來,我買的網頁書上,就講明了少用<br>來分段......

[鬼扯]三隻小豬

據編者考,因臺灣教育部的一個烏龍事件,導致三隻小豬成語化。經大眾諷刺之後,「三隻小豬」一辭已有許多的涵義。

1. 依《教育部成語典-參考語料-電影及小說類》所述,「三隻小豬」被借用為「形容多用心,不偷懶,才能有最堅固的成就。」

例句:同學們,你們應該三隻小豬。(編註:絕對不會有人聽得懂)

2. 以英文「Three Little Pigs」再行詮譯,得「3p」一辭條,見「3p」一辭。
3. 罵人語,羞辱程度就是罵人「豬」的三倍。

例句:你是三隻小豬哦!(編註:亦有臺語說法:「嘸哩係三隻豬哦!」,其中「小」字被省略。)

4. 「三個臭皮匠,勝過一個諸葛亮。」之改寫,如「三隻小豬勝過一頭大野狼。」
5. 單純指三隻小豬。

--轉自《民明書房--現代語の研究》

2007年2月20日 星期二

[記事]26歲的新年

混呀混的,今年我26歲,出了社會開始賺錢後的第一個新年,開始賺錢了,理所當然地包了一堆紅包出去。所幸親戚朋友們暫時沒有會收紅包的小朋友,不然失血會失更多。

回到老家,算一算就是全家人再多一個阿嬤。多一個人,但是能做的事變少。我們幾個「小孩子」早就有此體認,各自帶了自己想看的書回去;我倒是藉此看完了一本《魔法活船》(下一集不知道啥時才會出)。

回外婆家,就比較有年味了,沒事就得到隔壁鄰居那邊坐坐,泡泡茶送送禮,讓長輩們看看自己現在長多大了。然後就是一陣絮叨,而這絮叨會隨著年齡而日益增多……

年前的低潮,似乎就隨著一年的過去而消逝;新年總要有個新希望,今年希望能過得充實、健康,沒事還是多出門走走比較好,也許該再練練網球了。

有趣的是,初四仍舊約不到人出來逛街。我唯二的年假耶。

2007年2月17日 星期六

[記事]心情複雜的一天

時空倒轉,轉眼回到昨天,二月十六日,星期五,晴時多雲偶陣雨。

前一晚雖然十點就寢,今天起床卻仍然賴床賴了十幾分。幾天前的疲勞似乎沒有因此消散,最後一天上班,撐著撐著就過去了吧?我如此認為。

早上些許的小雨帶著寒意,身子依然如火灼燒的我,忍不住還是多加了件運動外套。

「今天要不要來吃個小尾牙?」公司同事興奮地問,新年嘛!當然要開開心心的過啦!有何不可?「ok啊!」我如此回答。

事情並沒有因為假期的來臨而減少,看著手邊的稿件愈積愈多,時限愈來愈近,年初五就得開工上班似乎還是公司對我的憐憫。


「相片我丟到我的資料夾囉!」前天喝到掛點的同事和我說。

仔細地回想,整個尾牙沒有拍到心上人的相片,似乎就是少了些什麼。理智和情感的鬥爭又再次上演,身子如火灼燒的我,繼續地工作;用著複雜的心情。

中午時間一到,開始尋找落腳聚餐的地方,事先沒有計劃的我們,最後只得到一間已吃過的義大利麵餐館落腳。「改吃焗飯好了。」我內心如此想,換換口味總是好的。但是從結果來看,這根本是一個錯誤的選擇。

大家都知道焗烤的東西本來就比較膩,連續幾天大魚大肉的我,在此時根本無法再多吃幾口這類的東西。好好的一盤焗飯,我只吃了約略一半就無法再進食。生理影響心理的狀況下,連帶地心情也down了下來,在此實在是對公司同事感到抱歉。

(我嚴重懷疑悶了老半天是因為最後一天上班沒看到XX)


下午仍舊是工作一堆,中午沒睡更是要提起精神硬戰,三五好友的奪命連環扣成了同事們的閒聊題材。

今年最後一次的皮膚科看診,在等待之時撥了通電話,對方能接已是最大獎勵。之後的麻將在精神不佳的狀況下,自然是一敗塗地。(尤其是第二雀)

回家時已經是十二點,洗完澡後上線看了一下文章,和乾姊聊了一下天。看著部落格裡擺著的相片、陳列著的文字,內心的感覺又再次翻騰。

摸不清自己是不捨?是不甘心?是自憐?或是其他情緒。

走在蜿蜒的谷底,不知何時能爬上山峰?

這一切似乎都是自己找的麻煩,我想我只是在哭衰吧。

[隨筆]心中的玫瑰

深夜中看著相片,相片裡的她捧著一束粉嫩的玫瑰,抹著淡妝的她正開心地笑著,彷彿是一朵盛開的玫瑰;同樣是玫瑰,為何妳如此搶眼?同樣是玫瑰,為何妳如此嬌豔?

關上螢幕,躺在床上,閉著眼睛,疲憊的身心急著休息,卻又不停的思考著。

妳會因玫瑰而欣喜嗎?換作是我,我會。那麼妳覺得欣喜也是理所當然。我會因此送妳玫瑰嗎?又要以什麼身分送?

我,是妳的誰?

理智和情感的對話沒有交集,矛盾的心情最後抵不住索魂睡魔,在深沉的睡眠之後,一張眼,我心中的玫瑰,仍然沒有送出。

早晨看著相片,相片裡的她捧著一束粉嫩的玫瑰。

「只願我們能夠輕易脫離自我之中,最令我們痛苦的那一部分。」
~寇維克斯

2007年2月15日 星期四

[記事]尾牙週

漫長的一週。還沒過完,就覺得很漫長。

星期一

由於搞錯日子,星期一一個人穿得漂漂亮亮地自己到外面吃午餐。單吃午餐也不打緊,連去看電影也是自己一個人;話說自從自己一個人在旗津看著夕陽西下之後,我就很少一個人到處亂晃了。

地海戰記,一部廣告打很兇的動畫電影。去電影院看還真的是對了,至少還有音效、畫面夠力,看完之後既沒有特別感動,也沒有特別失落,和「霍爾的移動城堡」一樣,是部感覺很奇怪的電影;也許我該把小說看完才會有更深入的感想。


星期二

中午到馥園和地科老師聚餐。因為是和老師聚餐,理所當然地沒辦法拿著相機東拍西拍。馥園的東西相當地高級,單看那一大排魚翅就知道;不過口味略重了些,而且吃不飽。

晚上和同事到附近的「天辣麻辣」吃火鍋,很久沒吃辣的我,對於辣的抵抗力弱到一個極限,連麵都覺得辣到不能吃。結果因為中午喝茶喝太多,導致胃口不好,晚餐倒是沒吃多少東西。


星期三

情人節暨公司尾牙。一早就發送巧克力給大家,讓大家開心一下,我想情人節有個巧克力能吃總是幸福的吧?還好我準備地夠多,不然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分。

三點左右的刈包算是個小點心,最大的失策就是沒料到晚餐吃不飽,沒有多吃一點刈包墊墊肚子。

很快地,到了晚間六點,一群人浩浩盪盪地向「豪園」出發。被分成二桌的理工組,一開始的氣氛實在是沒有前一晚的火鍋熱烈,但是幾杯黃湯下肚後,可完全不是那麼回事。

老闆還沒敬酒敬到我們這桌,酒就被喝得差不多了,加上主管帶著我們到處敬,杯杯見底的我,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。倒是發現自己說話變大聲時,反倒清醒了不少;愛面子的我,再怎麼樣也不能丟人啊!

八點在公司舉辦的抽獎活動,就在大夥醉醺醺的狀態下開始了,反正我沒抽到什麼大獎,過程就不怎麼重要了,反正抽到了十一點才結束,回到家已經是十二點的事。我靠著最後一點意識帶著自己的身體洗完澡後,終於在半小時候掛在床上。

而可悲的生理時鐘在五個小時後──五點半,拖著這副酒還沒醒的身子起床。

沒頭痛,沒頭昏,倒是覺得渾身熱乎乎。紹興有那麼猛嗎?

2007年2月6日 星期二

[心情]無言以對

這幾天來處理前輩留下來的「急件」,東西多、雜倒無所謂,重點是:

很多檔案的原始檔(電子檔)都不見了。

有趣的是,檔案不見是在交接時就已經知道的事了,但我並沒有特別地去追究,原因是那短短的半天時間,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清楚地交接;加上前輩一臉無辜樣,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些什麼(畢竟人家還被炒了)。

就結果來說,反正檔案就是不見了,怎麼做都沒有用(雖然有用軟體做補救,不過效果實在是有限)。至於前輩是有意還是無心,我也不想理了;事情已經發生了,在無人可求助的狀況下,唯一能做的就是硬著頭皮上戰場。

我不是一個喜歡靠盃的人,但是有些話還是得說出來,心裡會比較快活一些。我只希望未來的日子可以別讓我一直加班(我是厭惡加班的人)。

歐琳淡淡的注視著傑拉爾德:「你和龍獸很像。」她表情不變,繼續說著。「為了能維持在空中的位置,牠努力的拍著翅膀。但在我們看來,牠只是輕鬆的在滑翔著。你的所作所為就是這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