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

[編輯] 編輯幹什麼(其一,校對)

== 緣起 ==

首先感謝版主 teemocogs、前版主 mingwangx、《天照小說家的編輯課》作者李偉涵及前衛出版社主編鄭清鴻、諸位版友的分享,提供了編輯職涯上一個自我期許的目標,以及相關的專業技能作為參考。

回程和版主閒聊時,版主提及「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無法看到世界的全貌,但若大家彼此分享,那麼全貌或可一窺」(記性不好,有錯請見諒),這理想實在太棒了!趁著活動剛結束熱血尚存,斗膽發篇隨性的閒聊文,藉著拋磚引玉賺 P 幣,看能不能激發一些火花。標題則依個人惡趣味定為「編輯幹什麼」,談編輯一職要做哪些事,以及為什麼我們需要編輯。

不過我個人實在太容易半途而廢,且迄今的經歷亦非編輯全貌,可能會分個幾篇、拖稿,各種未竟之處請多包涵、補充。


== 校對 ==

先講結論:

校對是一門專業、校對是一門專業、校對是一門專業。

很重要,所以說三次。


大家可以自問,假若買到一本錯誤百出的書,會怎麼抱怨?

(A) 作者     →哇塞!稿子錯這麼多,作者怎麼寫的
(B) 出版社    →傻眼!錯這麼多,出版社不用負責嗎
(C) 編輯     →崩潰!這麼多錯誤,編輯有沒有校對
(D) 自己標準太高 →誰叫我完美無瑕,眼中容不下一粒砂

選 D 的人……我先在心中給您跪了。


選擇題的答案容易落在 B 或 C ,所以出來扛的總是出版社和編輯。以目前的市場來看,書往往是薄利銷不出去,願意出來坦的起碼佛心尚在,還把自己的商譽看成一回事。

以前還可以說這些錯誤是手寫稿打字的過程有瑕疵,現在作者多半都用 Word 寫稿,有問題應該都是作者的事,所謂文責自負嘛,很合理——不過這種事可能只存在於自費出版。一般的消費者多半還是期待出版社/編輯為品質把關,而這也是其存在的意義。

校對便是把關的工作。在臺灣,往往也是編輯在做這件事,《校對女王》一劇則列出了幾項重點:

1.檢查頁碼。
2.通讀一次,檢查是否有錯字漏字、語句與漢字的使用方式是否正確、反覆出現的表達方式是否統一等等。不是簡單地讀文章,而要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檢查,這樣子可以減少漏看。
3.確定有誤的地方用紅筆修改;有疑問、指摘或提案什麼的用鉛筆標出來。修改時將該部位圈出,再用引線標記出來。
4.紅字校正結束後,開始校對與事實相關的內容。

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和劇中的女主角一樣,那麼快就進入狀況,大多數人光坐在桌前逐字看稿子就不行了,更別談校對修改前後的兩份稿件。最花費腦力和精神的則是後兩項,思緒與邏輯都必須夠清楚,才能察覺文章是否矛盾;須有一定的文字能力,才有辦法指摘或提案;也必須夠敏感,才有機會發現可能有錯的地方,再加以查證——外出求證乃戲劇效果,現實是殘酷的。

我其實還滿好奇其他編輯是如何培養這些能力,因為一般公司根本不收新人,新人在沒有經驗的狀況下,有辦法「第一次校對就上手」嗎?雖然我們的中文學習有許多「改錯題」訓練,但是實務上需要注意的細節更多,並非單純挑錯字而已。

話說回來,需要編輯提心吊膽的事還有很多,但這是「好用的編輯」最基本的素養。就經驗上的理想值言,一般書籍約需要三次校對,才稍能把錯誤率降至讀者尚能接受的範圍。若少於三次,代表時間、經費不足,無法消除盲點的狀況下錯誤當然會變多;若高於三次,因時間、經費有限,後續校次往往無法維持原先的品質,錯誤率反倒變高。

可惜的是,這項專業雖然重要,但容易被忽略;有趣的是,養成這項專業的人往往無法忽略日常生活中看到的錯誤,算是「編輯病」的症狀之一。


//沒哏了,下篇待續

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

[日劇] 逃避雖可恥卻有用/月薪嬌妻



「火曜!」

自從《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》結束之後,就在糾結到底要不要為這部寫篇文章,一方面是我主要看新垣結衣賣萌,可能隨時離題;另一方面則是想法雜亂,理不出頭緒。眼見日子一天一天過,實在不能再這麼耍廢下去,就看自己的思緒怎麼飄吧。

※以下必有雷

一、人物簡介


1. 森山みくり

本劇女主角。大學畢業後求職不順,便「逃避」回學校繼續讀碩士,成為高學歷的職場新鮮人,卻沒想到「高學歷」反而成為就業上的絆腳石。因受父親影響,腦洞全開,常有些超乎常理的想法,不過這些想法多半仍有立論基礎並具可行性。待業時被父親異想天開地賣掉(?),到津崎平匡家中擔任家政婦,自我對工作的高要求讓她被平匡正式錄用。三不五時會進入妄想狀態來排解自己的情緒。
#心理分析 #小聰明 #妄想女子 #內心是老人 #心力交瘁後管不住自己

2. 津崎平匡

本劇男主角(男配一)。三十五歲資訊工程師,專業單身漢(プロの独身),過往的感情史不明,但據母親的說法是從來沒交過女朋友。本職學能強,受到同事的信任仰賴,由於思路相當理性,故能將みくり提出的意見以實務方式呈現。覺得做家事很麻煩,故請家政婦代為打掃,但標準高,所以原先的家政婦離職之後,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,因森山栃男的推薦才試用みくり。興趣為數獨(?)。
#專業單身 #單身日等同年齡 #絕食男 #本體是眼鏡

3. 土屋百合

みくり的阿姨,事業有感的女強人。年輕時專注於興趣/事業,錯過了結婚的時機,之後以「成為典範」作為鼓勵自己的動力,奮鬥至今。非常疼愛みくり,常一見面就巴著みくり的頭揉個不停,以劇中的設定,視みくり為女兒,藉此滿足一部分的缺憾。據みくり所說,媽媽十分羨慕百合,也許みくり也有著同樣的感覺,才對「工作」有著執念。
#女強人 #敗犬 #討厭帥哥

4. 風見涼太

平匡的同事。帥哥一名,有著玩世不恭的氣質,認為兩個人在一起開心就好,進入婚姻不但沒必要而且麻煩。很早就發現平匡與みくり的契約婚姻,並對此感到有趣,在對平匡與みくり雙方都有好感的情況下,多多少少也幫忙推了一把,甚至拿自己學生時期的失戀故事來開導平匡。
#帥哥 #花心 #花言巧語 #婚姻是什麼?能吃嗎? #賣車的

5. 沼田賴綱

平匡的同事,很有實力的基礎工程師。直覺、觀察力敏銳的同性戀,常常躲在隱蔽處偷聽別人說話,但推論方向常常出錯,讓人哭笑不得。廚藝很好,常在 cookpad 網站分享食譜。
#同性戀 #ハートフル坊主 #怕打雷

6. 日野秀司

平匡的同事,實力一般的工程師,在午餐時間常和平匡等人閒聊,個性率真,有點像團體中的潤滑劑,不時會分享一些夫妻相處的道理。知道平匡結婚後一直吵著要見みくり,但總無法如願。奪走平匡三十五年間的第一次抱抱。
#家庭第一 #小孩很容易在假日感冒 #喜歡放閃

7. 田中安惠

みくり的小學同學,前不良少女,與みくり的感情很好,也知道契約結婚這件事。婚後發現丈夫出軌,因不想忍受,決定離婚,與女兒相依為命。回到老家後接手奶奶的商店,みくり閒暇之餘會過來幫忙。很會做咖哩飯。
#前不良 #離婚 #吐槽役 #商店老板娘

8. 森山栃男/森山桜

みくり的「天然系」雙親,戲劇開始沒多久,栃男把みくり介紹給平匡當家政婦,完全沒考慮孤男寡女會不會有問題,沒多久後又搬家,弄得みくり只能發揮所長,力保工作。到了中後段,桜為這個家庭的付出才顯露出來,讓人見識到主婦安定家庭的力量。
#極度樂觀 #命中注定是靠培養的

9. 堀內柚

百合的部下。歸國子女,所以日文不太行,一開始刻意隱暪,讓百合有點傷腦筋。
#在美國待不下去可以回日本 #在日本待不下去可以回美國 #永遠的少數

10. 梅原ナツキ

百合的部下。不會讓百合反感的帥哥,景仰百合,認為百合對於感情過於消極。
#不敢○○ #埋哏

11. 山さん

酒館老闆。平常會聽沼田、百合等人訴苦,但喝酒後便開始哭訴自己的心酸史。
#付出需要回報 #生意不太好

二、故事主軸


嚴格的網友們說,《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》其實和一般的愛情喜劇沒什麼兩樣,二個陌生的男女因莫名其妙的理由在一起相處,然後產生情愫,中間有些波折,最後開開心心地在一起。就拿我很愛的《奉子成婚》來對比,似乎也符合這樣的套路,那麼,為什麼觀眾會買單呢?因為新垣結衣賣萌有用,還是星野源的《戀》舞加持?日本方面也做了很多討論,主要還是劇情讓觀眾產生共鳴,不過街訪的回答似乎仍偏向戀愛層面,我倒覺得其他的細節才是決定性的關鍵。

#標籤

個人認為,《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》的主軸可謂環繞在「標籤」上。平常的我們基於社會價值觀、偏見、刻板印象、自我認同等等框架,幫每個人、每件事都貼上了種種的標籤:「帥哥講話就是不真心」、「結婚就是要辦婚禮走紅毯」、「同性戀不挑食」、「單身的人就是寂寞」、「女性就該在家相夫教子」、……到最後,這些標籤變成了包袱,像詛咒一般困擾著你我。

編劇(或漫畫原著)厲害的地方在於,僅淺淺地點出這些不妥的標籤,讓我們意識到其存在,拜滿滿的標籤之賜,觀眾很容易找到自身與劇中角色共同的困境,再藉著劇情的發展,透過角色的智慧小語,和角色一同得到救贖。

講白了仍是一種說教,但甜甜的吃得下(?),觀眾不會反感,自然反映在收視率上;同樣地,本劇的置入性行銷也達成了目的。

#家務有給

另一個強調的主題則是「家務有給」(家事有給)。劇中首集便提出日本全職主婦的年勞動價值有 301.4 萬日幣,雖然臺灣的社會和日本不同,但已婚婦女必須負擔較多的家務仍是普遍的現象,想必諸位女性在看劇時很有感。這些勞務活動是維持家庭所必須,卻因無給、不算在工作經歷的關係,讓這些婦女處於弱勢的環境。一旦婚姻有變,往往要面臨經濟上的空缺(巨額贍養費啥的暫不論),再加上奇蒙子(心情)等考量,產生了家務有給的概念,森山みくり也因此才向津崎平匡提出以此為基準的結婚奇想。

但不得不說,換作是我,只能有價放心裡,有給真的付不起(炸)。

#價值剝削

與家務、工作有關的「價值剝削」一直到第十集才出現,相似詞為「感情剝削」,也是みくり十分排拒的一點。仔細一想會發現,我們往往在不自覺的狀態下剝削自己的父母、親友、戀人,認為他們應該要無條件幫忙、支持、理解自己;好一點的人還會心懷感激,暴怒生氣的也不是沒有。

或許我們應該把「干我屁事」這詞兒直接當做對方的內心話,才能提醒自己不能把別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,也不能無限制地「榨取」對方的價值。回過頭來看,最後一集兩個人改以經營事業體的方式處理家務、紛爭,某方面來說算是為「家務價值」這問題提出了一個答案——雙方坐下來真心地溝通,進一步協商出一個都能接受的方案。「火曜日擁抱」的約定,也提醒了兩個人是因為喜歡而決定在一起,婚姻要一同努力經營。

#女性職涯

再來則是許多女性的痛——「女性職涯」。今年的 10 月 24 日,號稱性別差異最小的國家——冰島——的女性上街抗議,主題則是「同工不同酬」(可參地球圖輯隊的報導)。連冰島都這樣了,其他國家的自然更加嚴重。

女性進入職場無法取得等量的薪水、升遷受阻,不結婚被人說是敗犬,結了婚生了小孩被迫中離,總是無法逃離「男性主義下的閒言閒語」。有時候甚至可以發現,許多的加害者就是原先的受害者,景象十分地詭異。

#同性戀

最近很夯的「同性戀」也在本劇有一席之地,相較於《地味にスゴイ! 校閲ガール・河野悦子》(校對女王)裡的隱誨卻光明正大放閃來說,《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》則有明顯的關鍵字出現,雖然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,但可以猜想日本慢慢地在增強社會大眾對同性戀的接受度。嗯……可能也只是我自以為。

#自信心

最後來談談「自信心」這件事。多數的人會直接說「平匡在感情上缺乏自信」、「みくり在工作上缺乏自信」(有的人會把「缺乏自信」替換成「自卑」,狀況更嚴重),但我不是很喜歡這樣的說法。

曾經有人對我說「你應該多一點自信」,這句話著實衝擊了內心好一陣子。師爺,你給翻譯翻譯,什麼叫自信?按照字典裡的解釋,意指「信任自己,對自我具有信心。」我不禁想,我哪些行為讓人覺得我「不信任自己,對自我不具有信心」?接著我開始試圖找出什麼樣的特質才能叫「有自信」,我暫時如此定義「了解自己在做什麼」。

我學的是化學,一種立基於「懷疑論」的科學;我的職業是編輯,一種整合多人專業、負責找人麻煩(?)的職業。即便有些事看似斬釘截鐵,仍免不了要再想一下,其是否為真。

「本週能交稿嗎?」
「可以,沒問題!」

作者回答地很有自信,但,那又如何?每個編輯都有作者不會準時交稿的心理準備,只是編輯不一定有後著可以應對。本子看多了就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(?),這些所謂「很有自信」的行為只是一種包裝,它可以很有效地說服他人當事人辦得到,進而達成當事人想要的目的,面對這種自信我給的評語是「自欺欺人」。

我甚至不禁想,和我這樣子說的人是否「缺乏自信」,所以看人時特別注意「自信」的表現?職業病。

所以依照我的定義,平匡的某些行為實際上不能稱為「缺乏自信」或是「自卑」,例如聽到みくり提到其他男人就築牆,這可以歸為嫉妒;在學習、溝通之後這樣子的情緒可以改以其他方式呈現,那就只是改了一種表現,而不是從「缺乏自信」轉為「有自信」。

#逃避雖可恥卻有用

再舉個例子,第二集裡,平匡與みくり在雙方家長會面後,みくり說自己因為沒有說服親屬的自信,所以只能用這樣子方式逃避,隨後平匡在橋上提到了匈牙利諺語「逃避雖可恥卻有用」。在這裡,與其說「沒有自信」,倒不如說みくり是因為其專業、對父母的了解,才選擇了「逃避」的做法。畢竟山不轉路轉,路不轉人轉,可以的話,我實在不覺得這算是「逃避」。

另外,活下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,如果逃避能活下去,為什麼不做呢?但若一直逃避,到了最後,總會到達極限,和死亡沒有兩樣,反而違背了初衷。所謂夫妻,便是在遇到坎兒過不去時,能互相扶持、彼此開導的夥伴。

話說回來,把我這樣子大書特書比重失當的行為視為「沒有自信」也是可以的——畢竟每個人的想法不同嘛。

扯遠了。

三、學習傾聽


在平匡與みくり的溝通中,平匡的「傾聽」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。從求婚詞的計較中可以推測,他尊重人且不流於俗(當然這有好有壞),這也體現在應對みくり各種提議上,靜靜地、完整地「傾聽」,並平心地回應。

當然,要說這是因為戲劇不得不如此處理也行,但不可否認的是,餐桌上,甚至沙發上的溝通模式相當理性,足以作為兩個人相處的範本——生活中有太多的衝突在於「我不想聽你解釋」、「我現在沒有心情聽你說話」、……我們都希望別人能理解自己,自己卻吝於理解他人。

真要從本劇中學到一些事,我想這一點足矣。

四、新垣結衣


自從 2006 年 4 月的《ギャルサー》(Gal Circle 辣妹掌門人,4/15 首播)正式入坑至今已有十個年頭。坦白說,新垣結衣的發展一直讓我擔心,一方面是因為她演戲的表現較為溫和,一方面是 2007 年爆紅後又跨足歌唱領域,爆紅的發展套路總是讓我想到廣末涼子,深怕壓力壓垮她,或是嗜血的八卦雜誌捕風捉影,直接毀掉演藝生涯。

還好咱們家小衣衣傻人有傻福(?),還是挺過來了。幾部日劇和大咖前輩們交手,演技有明顯地成長,以本作的表現來看,她演活了みくり這個角色,即便溫和,但從肢體、表情都能很好地傳達角色的情緒,甚至有內斂精熟的感覺。我想,已經可以完全不必操心了。

套句朋友說的,「你操心個屁!」

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

[桌遊] Age of Thieves 竊賊時代規則


遊戲名稱:Age of Thieves
中文名稱:竊賊時代/盜賊時代/小偷時代……
設計者:Sławomir Stępień
美術:Damian Bajowski, Bartek Fedyczak, Michał Lechowski, Michał Teliga
發行公司:Galakta
支援玩家:2-4
遊戲時間:60-120 分
BGG 連結:https://boardgamegeek.com/boardgame/203740/age-thieves

※ 此篇介紹之圖片取自 BGG、官方規則書 pdf、官方 IG。
※ 中文規則書可至 BGG 下載。

更新時不小心把內容砍掉又手殘按到儲存,所以先前寫的屁話就這麼不見了,所幸之前分享在 PTT 算是有備份,不然真的要哭了 lol

簡而言之,翻譯校訂完的中文規則書已徵得發行公司 Galakta 同意,上傳至 BGG 囉,如有問題的話,還請大家多多指教。

遊戲背景

皇帝帶著統治帝國的權力象徵──帝王寶石──來到海德里亞的行宮。身為在海德里亞暗處活動的一員,你決定潛入宮中偷走寶石。今晚是皇帝在海德里亞的最後一夜,經過多日的警戒,守衛已感疲憊並有所鬆懈,正是行竊的最佳時機。沒想到有此打算的不只你一個,各懷鬼胎的竊賊都準備一展手腳,究竟誰能偷出帝王寶石,帶著它離開海德里亞呢?

遊戲簡介

簡單來說,這是一款警察抓小偷的遊戲;只是,所有的玩家都是小偷。在這款遊戲裡,玩家要扮演海德里亞的竊賊(小偷),躲過巡邏的守衛(警察)進入宮殿,偷走帝王寶石,並與其他竊賊鬥智較勁,看誰能逃離海德里亞,並帶著帝王寶石(或最多價值的寶石)遠走高飛。

重點如下:

1. 勝利者只有一個。遊戲結束時來不及逃離海德里亞(遊戲圖板)的玩家直接輸掉。有帝王寶石的直接獲勝。如果逃離的玩家中沒有人有帝王寶石,就比誰偷到的其他寶石,價值總和高的人獲勝;萬一平手,先逃離的玩家獲勝。如果逃離的玩家都沒有偷到任何寶石,最先逃離的玩家獲勝。另外,逃離後就像變了心的女朋友,回不來了。

2. 守衛分為平靜狀態和警報狀態,平靜狀態以 10 張平靜卡表示,警報狀態以 5 張警報卡表示,每張卡代表一回合。如果玩家用完平靜卡的那回合沒有人偷到帝王寶石,所有玩家都輸!偷到帝王寶石的下一回合,守衛會進入警報狀態,此時守衛板塊會翻面,除了增加新守衛/警備隊長之外,也會翻出地區卡,指出玩家要從哪個地區逃離,玩家剩下 5 回合可以逃離遊戲圖板。(平靜狀態時不能逃離圖板)

3. 玩家間的行動順序是以行動點「競標」決定主動權大小,當你押了愈多行動點,行動就會愈快結算;而守衛則是以骰出的點數作為主動權。(平手的狀況之後說明)

4. 玩家間可彼此妨礙、偷寶石。

配件介紹


▲遊戲圖板

圖板中央是宮殿,四個方位恰有四個不同顏色的地區,每個地區有兩條路可以離開遊戲圖板。

▲位置圖示

下面說明遊戲圖板的位置,原則上每個位置(格)上面可以有任意數量的竊賊,但守衛和警備隊長只能有一個(不是各一個)。

1. 竊賊(玩家)起始位置。
2. 綠寶石放置位置。
3. 一般位置。
4. 守衛警報位置。警報升起時,新增的守衛會放在這裡。
5. 警備隊長警報位置。警報升起時,警備隊長會放在這裡。

6. 地道入口。玩家移動到此位置時,可以使用地道,易位到任一地道出口的位置,並結束移動。
7. 地道出口。玩家使用地道時的終點。
8. 隱匿處。在此位置的玩家不會被守衛/警備隊長偵察、逮捕(抓)。
9. 地牢。被逮捕的玩家會被丟進地牢(地牢可以裝任意數量的竊賊),此時玩家需棄掉 1 顆寶石、1 張一般行動卡。逃離地牢時只有 2 基本行動點可以使用。地牢上不會有任何標記、指示物、守衛、警備隊長。在地牢時不會成為行動卡或能力的目標。

10. 守衛室。有些行動或效果會讓守衛在此出現。
11. 帶劍的守衛室。視為守衛室,遊戲設置時,會放置 12 個守衛在帶劍的守衛室上。
12. 帝國守衛室。視為守衛室,當玩家帶著帝王寶石在地區裡被逮捕(抓)後,帝王寶石會放在地區卡所指地區的帝國守衛室。
13. 帝王寶石放置位置。


▲城市指示物

遊戲開始時會面朝下、隨機地放置城市指示物在守衛室上(不會全數用到),它們的功能如下(括弧數字為個數):

1. 竊賊的祕庫(6)。翻開此指示物的玩家立刻抽 1 張行動卡,指示物放回盒子。
2. 警戒的市民(4)。翻開此指示物後,同地區的所有玩家棄掉 1 張行動卡,指示物放回盒子。
3. 便衣守衛(6)。把新守衛放在該位置上,有可能會讓翻開此指示物的玩家被抓,指示物放回盒子;如果該位置已經有守衛/警備隊長,把新守衛放在最近的位置。

4. 線民(10)。翻開的玩家可把此指示物放在竊賊圖板,線民會提供 1 點暫時行動點,使用後放回盒子。
5. 公會特務(5)。翻開的玩家可把此指示物放在竊賊圖板,公會特務會提供 2 點暫時行動點(不可分開使用),使用後放回盒子。
6. 已知地區(6)。翻開的玩家可把此指示物放在竊賊圖板,在移動之後,可使用此指示物額外移動一格(使用地道後仍可以使用),使用後放回盒子。不過,每個行動只能使用一次。

7. 廉價飾品(6)。翻開的玩家可把此指示物放在竊賊圖板,視為黃寶石。它同時是寶石也是城市指示物。
8. 暗巷(4)。翻開的玩家把此指示物放在自己的所在位置,此位置視為隱匿處。
9. 水溝蓋(2)。翻開的玩家把此指示物放在自己的所在位置,此位置視為地道入口。
10. 階梯(2)。翻開的玩家把此指示物放在自己的所在位置,此位置視為地道出口。

▲效果標記

有些行動卡會讓效果標記進入遊戲,它們在清除階段時會清除。

1. 煙霧標記。在煙霧裡的玩家都不會被守衛/警備隊長偵察、逮捕,但身上視為有妙手標記。
2. 火焰標記。沒有任何玩家、守衛、警備隊長可以進入該位置。(不影響守衛/警備隊長偵察,但會妨礙他們移動)
3. 妙手標記。具有妙手標記的玩家有可能會被偷走 1 顆寶石。玩家若經過具有妙手標記的玩家,可從他的竊賊圖板上拿取 1 顆寶石。寶石一旦被偷,妙手標記放回共用區,且此回合不會再拿取妙手標記。

▲組織指示物、最佳竊賊指示物、起始竊賊指示物

組織指示物:當竊賊模型位於同一格時,把模型移到大型組織指示物上,並把相應的小型組織指示物放到該位置。
最佳竊賊指示物:偷走帝王寶石的玩家立刻獲得最佳竊賊指示物(3 勝利點),此指示物不會被偷走。
起始竊賊指示物:標示起始玩家的指示物,該玩家要負責翻事件卡、放置黃寶石、擲守衛主動權、影響守衛和警備隊長的行動,並裁決任何狀況與爭議。

▲寶石

黃寶石價值 1 勝利點;綠寶石價值 3 勝利點;帝王寶石直接獲勝。寶石是有限的,
若不夠用,就沒了。

▲守衛圖板

守衛圖板分為平靜面與警戒面。

平靜面:決定主動權時擲 1 顆骰子。主動權平手時玩家先。守衛偵察值為 4 格,移動值為 3 格。
警戒面:決定主動權時擲 2 顆骰子,取高的。主動權平手時守衛/警備隊長先。守衛偵察值為 4 格,移動值為 3 格;警備隊長偵察值為 5 格,移動值為 4 格。

▲喬安竊賊圖板

喬安,變節警備隊長。警衛裝束:守衛和警備隊長要偵察她時,距離減 1。

▲莫瑞斯竊賊圖板

莫瑞斯,城下之王。在下水道出生:地道入口可視作地道出口使用,反之亦然。不可用此方法進入宮殿裡的地道入口。

▲諾伊蘭竊賊圖板

諾伊蘭,復仇貴族。寂靜如夜:在移動時,可以多移動一格,但每回合只能使用一次。

▲茉莉竊賊圖板

茉莉,狡猾交際花。個人魅力:被丟進地牢時不必棄掉行動卡,可任選地牢位置。逃離地牢時有 3 行動點。

▲錫安竊賊圖板

錫安,刁鑽縱火犯。火焰術士:結算榴彈時距離加 3。

▲尼克萊竊賊圖板

尼克萊,駭人發明家。惡毒天才:從伏擊行動卡結算深謀遠慮時,額外抽 1 張行動卡。

▲竊賊、守衛與警備隊長模型

守衛和警備隊長是有限的,若不夠用,選擇任一個守衛/警備隊長執行效果。

▲基本行動卡

基本行動卡不計入手牌上限,不用棄掉也無法棄掉,不能和特殊行動卡「併用」。(可以一起宣告,但宣告時不能蓋在特殊行動卡上)

移動:分為潛行(4 格)和衝刺(6 格)。當該回合只結算移動,便可使用衝刺效果。使用潛行,經過有寶石或城市指示物的位置時,可選擇拿取、翻開並結算;使用衝刺,不能拿取寶石和城市指示物。(括弧後的數值是移動的「最大值」,不一定要以最大值移動)
伏擊:分為隨機應變和深謀遠慮。當該回合只結算伏擊,便可使用深謀遠慮效果。使用隨機應變,抽 1 張行動卡並從手上棄掉 1 張行動卡;使用深謀遠慮,在下個宣告階段開始時,抽 2 張行動卡並拿取 2 暫時行動點

▲特殊效果卡

特殊行動卡不計入手牌上限,不用棄掉也無法棄掉,不能和基本行動卡「併用」。(可以一起宣告,但宣告時不能蓋基本行動卡)宣告特殊行動卡時面朝上,並蓋住 1 張一般行動卡「併用」(視為一個行動),功能如下:

喬安──沒收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拿走 1 顆指定玩家最低價值的寶石。(不可以拿帝王寶石)
莫瑞斯──老鼠密探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祕密地看圖板上任兩個城市指示物並放回,可以互換。
諾伊蘭──城市之影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強迫指定玩家給你 1 張行動卡。
茉莉──誘惑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把任意守衛往妳移動 4 格,該守衛本回合不能抓妳。
錫安──榴彈手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從行動卡棄牌堆拿 1 張榴彈卡。
尼克萊──速捷藥水:棄掉蓋在上面的行動卡。在下個宣告階段時,你多 2 行動點。

若決定不結算特殊行動,便結算蓋在上面的一般行動卡。

▲一般行動卡範例

行動卡上若有數字 3,代表使用範圍距離為 3;若有字母 D,代表使用範圍為同一地區;若有妙手圖示,代表可讓玩家拿取妙手標記。

遊戲提到的位置有:

1. 位置。指任何位置。
2. 空位置。除了地牢外,沒有配件在上面的位置。
3. 可用位置。除了地牢外,沒有模型在上面的位置。

只要宣告過,清除階段便棄至行動卡棄牌堆。當行動卡牌堆用完,將行動卡棄牌堆洗回。

▲一般行動卡(1/5)

毒鏈球(3):選擇一個竊賊,在他的下個宣告階段開始時,把 4 個行動點放在一旁(竊賊最少會有 2 個)。(妙手,使用範圍 6)
煙霧榴彈(4):選擇一個位置,放置一個煙霧標記,並在其他 4 個位置上放置煙霧標記。煙霧標記必須與至少一個煙霧標記相鄰。(妙手,使用範圍 2)
噪音榴彈(4):選擇一個位置,距離此位置 4 格內的所有守衛和警備隊長必須往此位置移動。(妙手,使用範圍 6)
火焰榴彈(4):在一個可用位置上放置一個火焰標記。(使用範圍 6)

▲一般行動卡(2/5)

帶翼工人(3):祕密地看一個面朝下的城市指示物。你可以拿走、翻開,或面朝下放回。(使用範圍 D)
機械鼠(3):選擇一個竊賊,從他身上拿走一個城市指示物。(使用範圍 D)
發條喜鵲(3):選擇一個竊賊,將其竊賊圖板上的一顆寶石放置在距離該竊賊 2 格的任意位置上。(使用範圍 6)
齒輪桿(3):偷取所選竊賊身上的帝王寶石。或 翻開所選城市指示物。(使用範圍 3)

▲一般行動卡(3/5)

信標(3):選擇一個守衛,把他往任意方向移動最多 4 格。(使用範圍 5)
爆竹(3):選擇一個守衛或竊賊(除了自己),把他往任意方向移動最多 2 格。(使用範圍 5)
衰弱氣體(3):你可以把 5 格內的每個守衛往任意方向移動最多 2 格。
偽造命令(3):選擇一個守衛,易位到任一可用的守衛室。

▲一般行動卡(4/5)

自動陷阱(3):選擇一個竊賊或守衛,他在本回合不可離開位置。如果選擇守衛,他本回合不可以抓竊賊。
繩勾(3):你本回合不會被抓。你可以立刻在宣告的每張行動卡上放置 1 暫時行動點。
投網器(3):選擇一個竊賊,移除其每張行動卡上的行動點至 1。
賄賂(3):選擇一個守衛移出圖板。

▲一般行動卡(5/5)

敏捷藥水(3):你可以忽略本回合指定你的任意行動卡效果。你可以立刻結算另一張已宣告的行動卡。
速度靈藥(6):移動最多四格。(每回合限用一次)
地道地圖(4):把自己易位到任一地道出口。
反射斗篷(6):你本回合匿蹤。

▲行動點標記、骰子

藍色行動點標記:每個玩家有 10 個基本行動點標記。
紅色行動點標記:持有帝王寶石的玩家有 n 個帝王寶石行動點標記。(n 為遊戲人數 - 1)
紫色行動點標記:遊戲中玩家可能因卡片效果獲得額外的暫時行動點標記。
骰子:決定守衛的主動權。

▲竊賊帷幕、地區卡

竊賊帷幕:宣告階段時,在帷幕後放置行動點。
地區卡:警報未升起時若竊賊被捕,翻開 1 張決定地牢在哪個地區(需洗回)。警報升起時,翻開 1 張決定玩家要從哪個地區逃出(不必洗回)。

▲事件卡

藍色卡背的是平靜事件卡,共有 12 張,每次遊戲會隨機取 10 張使用。
紅色卡背的是警報事件卡,共有 11 張,每次遊戲會隨機取 5 張使用。

若為平靜狀態,在事件階段時,起始竊賊(起始玩家)依照卡片上的指針放置 1 顆黃寶石在遊戲圖板上;若為警報狀態,請逃命。

如果有卡片或效果使玩家抽取平靜或警報事件卡,但牌堆已經沒了,結束遊戲並確
認結果。(事件卡不會洗回)

註:相關翻譯列於文末。

宣告、結算機制

宣告時每位玩家在帷幕後面朝下宣告行動卡,並在行動卡上放置至少 1 個行動點。所有玩家宣告完後,拿開帷幕。

結算時將行動卡上的行動點視為主動權,以其值大小依序結算效果。若玩家間有點數相同的狀況,以順時針最靠近起始竊賊的先執行(平手的話,起始竊賊優先),如果有一位玩家同時又具有相同點數的行動卡,需讓其他玩家結算完後才能結算(例如 A 有 4 + 4,B 有 4,C 有 4 + 4,那麼順序為 ABCAC;若 A 有 3,B 有 3 + 3,C 有 3 + 3 + 3,順序為 ABCBCC)。若玩家與守衛點數相同,在平靜狀態時先結算玩家,在警報狀態時先結算守衛。

結算時可以直接放棄行動卡,展示卡片,但不產生任何效果。

逮捕、地牢機制

1. 守衛先移動和逮捕後,才輪到警備隊長。
2. 守衛和警備隊長會往所偵察到最近的竊賊移動。(可能因此被火焰標記阻擋)
a) 若竊賊距離相同,會往能抓到最多竊賊的方向移動。
b) 若人數相同,起始玩家決定移動方向。
c) 守衛會分頭移動,例如 2 守衛分頭抓 2 個相同距離的竊賊。
3. 若守衛或警備隊長進入有竊賊的位置,他能逮捕該位置能所逮捕的竊賊。(匿蹤者除外)
4. 守衛和警備隊長無法逮捕回合開始時在他們位置上的竊賊,直到主動權輪到他們。
5. 若竊賊進入守衛或警備隊長的位置,立即被逮捕。(匿蹤者除外)

註:若是以易位的方式越過,竊賊不會被逮捕。

被逮捕時,

1. 必定失去 1 顆寶石。
a) 若有帝王寶石,且在地區裡,把帝王寶石放在地區卡所指地區的帝國守衛室。
b) 若有帝王寶石,且在宮殿內,把帝王寶石放在原地。
c) 若無帝王寶石,把 1 顆最廉價的寶石放回共有區。
2. 棄掉 1 張一般行動卡。
3. 關進地牢。
a) 警報升起前在地區被捕,關進該地區的地牢。
b) 警報升起前在宮殿被捕,翻 1 張地區卡決定地區,關進該地區的地牢。
c) 警報升起後被捕,關進地區卡所指地區的地牢。
4. 無法結算剩餘的行動卡。

要逃離地牢時,

1. 藍色基本行動點剩 2 個。(暫時行動點仍可使用)
2. 一定要先結算移動。
3. 逃出的那一回合匿蹤,不會被守衛/警備隊長偵察到或逮捕。


警報升起

玩家從宮殿偷走帝王寶石的下一回合進入警報狀態,此時:

1. 守衛圖板翻為警報面。
2. 依地區卡指示,放置 2 個警備隊長和 2 個守衛。
3. 平靜牌堆改為警備牌堆。

圖板設置

1. 在有劍的守衛室上放置守衛。
2. 洗勻所有城市指示物,面朝下放在所有守衛室上(宮殿內的除外);多餘的不公開(放回盒子)。
3. 放置紅色帝王寶石在圖板中央,放置綠寶石在相應位置。
4. 每個玩家選取一位竊賊,並拿取移動和埋伏基本行動卡、竊賊特殊行動卡(第一次玩可以不使用)、10 個行動點標記、竊賊帷幕;多餘的不公開。
5. 決定誰是起始竊賊,拿取起始竊賊指示物,並順時針放置竊賊在相關位置。
6. 把城市守衛圖板翻至平靜面,並設置平靜牌堆(洗勻後 12 取 10,餘牌不公開)及警報牌堆(洗勻後 11 取 5,餘牌不公開);灰骰子置於一旁。
7. 洗勻地區卡作為地區牌堆。
8. 洗勻所有一般行動卡作為行動牌堆,每位玩家抽 2 張到手上。
9. 其他配件置於共用區。

註一:此時玩家手上應有 2 張基本行動卡、1 張特殊行動卡(可能不使用)、2 張一般行動卡。
註二:若依規則書所述,宮殿內不放置城市指示物,但圖例在宮殿外牆放置了指示物,考量城市指示物的功能之後,覺得外牆不放會更平衡,不過官方說法是以規則書例圖為準。

回合結構

1. 事件階段
起始竊賊執行下列步驟:
a) 展示並結算 1 張新的事件卡。(若前一回合帝王寶石被偷,此回合開始改翻警報牌堆)
b) 在遊戲圖板上放置 1 顆黃寶石。(至少需離竊賊 6 格)
c) 骰出城市守衛的主動權。

2. 計劃階段
從起始竊賊開始,順時針每位玩家抽 1 張一般行動卡。

註:手牌的一般行動卡上限為 5 張,超過 5 張需棄掉(隨時確認)。

3. 宣告階段

4. 結算階段

5. 清除階段
每個玩家執行下列步驟:
a) 棄牌/把宣告過的基本、特殊行動卡拿回手上。
b) 移除圖板上的效果指示物。
c) 準備行動點標記。
d) 棄掉當下的事件卡。
e) 把起始竊賊指示物往下傳。

其他規則

有需要的話,遊戲的配件可用其他指示物取代。

地區卡、事件卡對照

地區卡
Golden Domes (黃金圓頂)
住著貴族、富有商人和藝術家的奢華地區,大膽的竊賊經常光顧。

Empty Pot (空罐)
充滿無家可歸的乞丐、街妓和最低俗酒館的城市一隅,在這裡,只剩無情的幫派成員有值錢的東西。

Salty Docks (鹹碼頭)
熱鬧的繁榮樞紐,商人和水手在此遊覽城鎮並花費他們得來不易的金錢——被扒手或賭徒偷走。

Rattles (噹啷)
從早到晚都能聽到鍛造廠和工作室苦力聲音的工業地區,有助竊賊們執行他們不討好的工作。
※ 其實很想譯為「噹噹噹」。


平靜事件卡

Arson (縱火)
在擲守衛主動權時,擲 2 顆骰子並留下較低的結果。

Changing Patrols (更換巡邏隊)
守衛的主動權在宣告階段之後擲。

Closed Districts (地區封閉)
每位竊賊立刻把 2 行動點放在一旁(最少有 2 行動點)。

Drunken Alchemists (酒醉的鍊金術師)
起始竊賊改放置 3 顆黃寶石在圖板上(原為 1)。

Flooded Sewers (地道淹水)
竊賊不可使用地道或地道出口行動卡。

Hour of the Wolf (狼之時刻)
守衛的警戒值減少 1。

Regrouping Watchmen (重組守夜人)
每位玩家立刻選擇一個守衛,將其易位至本回合未被占據的可用守衛室。每個守衛只能被易位一次。

Secret Stashes (祕密隱藏物)
每位竊賊立刻抽 1 張行動卡。

Snitches (告密者)
每位竊賊立刻祕密地看一個面朝下的城市指示物。

Starless Night (無星之夜)
竊賊匿蹤。

Sudden Rain (驟雨)
竊賊不可宣告榴彈。

Thick Fog (濃霧)
守衛無法逮捕經過其位置的竊賊。


警報事件卡

Changing Patrols (更換巡邏隊)
守衛和警備隊長的主動權在宣告階段之後擲。

Empty Alleys (空巷)
從移動行動卡結算衝刺效果時,竊賊可以額外移動最多 2 格。

Full Mobilization (總動員)
守衛和警備隊長移動二次:一次以擲出的主動權,另一次的主動權為 1。
可以在城市守衛圖板上放置二顆骰子來代表。

Full Moon (滿月)
竊賊不可宣告反射斗篷行動卡。

Guild Purges (肅清公會)
竊賊在每張宣告行動卡所放置的行動點不可超過 5 。

Inspection (檢查)
守衛和警備隊長的警戒值與移動值增加 1。

Open Districts (地區開放)
從移動行動卡結算潛行效果時,竊賊可以額外移動最多 2 格。

Support of the Guild (公會支援)
行動卡的使用範圍 +2。

Tools of the Trade (生財工具)
每位竊賊立刻抽 1 張行動卡並拿 2 暫時行動點。

Veteran Guards (老練守衛)
守衛和警備隊長的警戒值增加 2。

Vigilantes (維安人員)
從起始竊賊開始,每位竊賊放置一個守衛在可用守衛室。

2016年10月18日 星期二

[日劇] 《校對女王》第二集,喚不回的愛(誤)



一本書出版之後分為兩種:一種是有錯但尚不需修正的,另一種是有錯而且錯到讓你藍獸香菇(難受想哭)的。

我常問,一本書的容錯率需要多低,讀者才不會大罵「出版社編輯在搞什麼鬼!」?單純以錯字計,萬分之一已經是很低的標準,在此標準下,二十萬字的書會有二十個錯字,聽起來就是讀者大罵的前奏。

那麼把標準提高一些吧!

我想大家都能理解,當標準提高,需要投注的時間/精神/金錢都會上升,而且到達一個水準之後,要再往上提升非常困難。那麼,讀者願意以多少錢購買一本二十萬字的書?

上面這問題放在心上即可。接下來要談的是,當出版社出了一本書,發現內容有誤且有必要修正,而他們決定貼了貼紙的情況下,我們該如何看待這樣的行為?

首先,要知道幾件事:
1. 沒有任何編輯希望出版品有錯。(即便我很想加上「負責任的」這個形容詞)
2. 貼貼紙不但「此地無銀三百兩」,而且耗費時間、人力、金錢。

出版社因為發現錯誤,願意花時間、人力、金錢來補救,只為了讓讀者不要接收錯誤資訊,在節操上非常值得鼓勵——暫不談論上述成本由誰「吸收」——我們應接受這些勇於接受錯誤、改正錯誤的出版社。

至少它們還把商譽當一回事 lol

--
必須說,我不是貼貼紙那派。(基於很多理由)

[日劇] 《校對女王》第一集,校對實務(兼補充)



1. 檢查頁碼。
a) 一開始檢查通常是為了確認稿件有沒有缺漏,不過現在多半都用電子檔,此問題較少發生。
b) 至少要確認一次。
c) 由於書稿處理過程中的變動非常大,我習慣在最後做,順便核對目錄。

2. 通讀一次,檢查是否有錯字漏字、語句與漢字的使用方式是否正確、反覆出現的表達方式是否統一等等。不是簡單地讀文章,而要一個字一個字仔細地檢查,這樣子可以減少漏看。
a) 簡稱逐字校。若狀況許可的話,建議列印成紙本再處理,錯誤校出率提升很多;不過因為紙也是錢,所以常常變成螢幕校。
b) 至少要有一次紙本逐字校。
c) 直尺是你的好幫手。

3. 確定有誤的地方用紅筆修改;有疑問、指摘或提案什麼的用鉛筆標出來。修改時將該部位圈出,再用引線標記出來。
a) 不同校次可使用不同顏色的筆處理。
b) 依不同的狀況而有不同的校對符號,並非只有「圈出」一項。

c) 雖然規則是參考用,各編輯可有不同的風格,但多少有些慣例;前東家則有固定規範。
4. 紅字校正結束後,開始校對與事實相關的內容。
a) 異常地花時間和精神。
b) 書稿內容過於專精時幾乎無法處理。

5. 初校、二校不同人負責。
a) 有校對組時的理想狀況。
b) 理想是三校,但幾乎不可能。(無論多於或少於)